无然歆羡

请不要站内站外转载,谢谢

大家好,我似甜饼骑士歆羡!!!!!
希望能成为怀特的奶油河!!!!!!
希望能带给大家像童话一样温柔美好滴故事!!

【赛尔号】【瓦莱】秋与春夏冬⑴

    大家好,这里是歆羡。
  
  前几篇写的都是倦鸟归林、落叶归根的童话故(事)事(故),这次想挑战一下不一样的风格。

食用说明:

◎cp为格兰迪瓦 红莱(既布莱克的黑暗人格),cp出自赛尔号官方小说《战神联盟》第三部《黑暗希望》。

◎所用世界观是“布莱克的心岛”,具体请参考 http://adore-admire.lofter.com/post/1ea22a83_e4b1a39http://adore-admire.lofter.com/post/1ea22a83_ea042fc
时间线是小说第八部战神联盟合力把格兰迪瓦搞进黑洞后。

◎屁,我看也不是童话风的原因,我就是这样的文风,真是没救了。

◎像“怀特的甜心宝宝”“跳舞”这些内容出自迟瑟 @_璇源 的  
http://g982372157.lofter.com/post/1d2bb9eb_f501118已征得同意。

◎“那个伪善的家伙”就是布莱克的光明人格(主人格)

    

       布莱克不喜欢春天,啊不,应该这么说:他不稀罕春天。

       春天,小岛上的那几棵小树都开出了素雅的小白花,小白花上洒满颗粒质感的阳光,阳光里透着清雅的欢愉。但就那稀稀落落的几朵,流动的阳光沿着花瓣间的缝隙淌下去,花投在地上的影子都是稀稀疏疏的,随着风摇啊摇的。大概春天有灵性,它把瀑布般倾泻的阳光染成青 白色,色彩在风中流转着,像是泛着鱼鳞般的波光。

       虽然很好看,但是布莱克不喜欢这样的景色,他尤其讨厌春天的雨。

       春天的雨很凉,雨丝很细,轻轻打在花瓣上,奏出清澈通透的乐声,扑簌簌地响啊响,就像在摇铃铛。布莱克一斜眼,就能看到雨滴软塌塌地陷进海水里,像是悄无声息地渗入了沙漠中。

       但布莱克却觉得这样的雨糟透了。雨里翻卷着花的糜烂气息,汹涌地灌进他的鼻腔,也凶狠地扼住他的咽喉,让他濒临窒息,这是他无法忍受的。他讨厌花鲜艳的颜色和雨黏稠的触感,这些东西混在一起,像是一坛发臭的老酒,风还把这股恶臭味散播的哪儿都是。

        啊,恶心,恶心。布莱克感到浑身难受,浑身不清爽。他坐在一棵树下,他的裤子上沾满了湿润的泥土和草的绿色汁液,他的刘海湿乎乎地贴在他的额头上。

       “呸,伪善的家伙,连把伞也不给我。”布莱克边骂边发誓,等自己夺回了身体的掌控权后,一定要把那个伪善的家伙扔在在一个天天下暴雨的小岛上,淋死他。

       天放晴后,布莱克拧着自己湿透了的斗篷。无意间抬头时,他看到了海天交界处出现了一个模糊的白点,在海的边缘处灵巧地跳动着。

       目力极佳的布莱克马上认出,那是一只白色的鸽子,这可是挺少见的。他玩性大起,放开斗篷站起身,足尖一点,两三下就翻上了身后的那棵树,在花团的簇拥中稳住身形。

       布莱克想看看自己对运动中目标的攻击命中率有没有下降,能量从全身汇聚到掌心,可还没等深紫色的攻击波凝集成型,布莱克就打消了念头:他看到白鸽的脚爪上挂着什么东西,好像是一个浅棕色的信封。

       好奇心战胜了杀意,布莱克不耐烦的等着白鸽慢腾腾地飞到自己的身边。他解开绑在白鸽双爪上的牛皮纸信封,掂量了一下,发现分量不小。他很不规矩地撕开信封,发现因为这粗鲁的方法和蛮横的力道,里面的信也被硬生生撕成了两半,一支笔和一片红树叶掉了出来。

       布莱克首先注意到的是那片红树叶,因为他还没见到过这种颜色的树叶——他只认识生机蓬勃的绿叶。红树叶很薄,布莱克把他举到太阳下,看到整片树叶都被烘烤成了明晃晃的金色,阳关沿着树叶上蜿蜒且清晰的脉络流淌着,小小的树叶牢牢地锁住了阳光的温暖气息。

       琢磨了一会后,布莱克把叶子随手一扔,注意力转向了那张信纸。

       他没有阅读的习惯,更没有写信的闲暇。所以当他把信拼好时,第一个想法只是字挺好看,和那个伪善的家伙有的一拼——他总是用冠冕堂皇的外表,包裹住自己丑陋肮脏的内在,虚伪,龌龊,装腔作势,沽名钓誉。

        他跳下树,找一处干燥的地方坐下,惬意地靠在树上读起信来。

        信上是这样写的:

布莱克先生:

       请允许我以老朋友的身份向你问好。

       起初你的黑暗力量值得我赞赏,我也有把你收入麾下之意。可是现在失去身体掌控权的你,想必很窘迫吧?这令我有些失望,也不知该对你表示轻蔑还是惋惜。当然,你也可以毫不留情地嘲笑我,因为我的处境也没比你好多少。

       真是嘲讽啊。没想到我们的黑暗这么快就颠坠覆败,你我都落到这般处境,真是和星辰变迁一样。

       自达克星的不告而别后,我们似乎没在见过面——当然,我指的是你,而不是你那伪善的光明人格,我们对他的态度应该是一致的。之后你再没有得到过身体的掌控权?这是因为你的无能,还是应该怪罪于我对你的高估呢?

       我期待着,你能够重拾往日的狂妄和高傲,让我再见识一下黑暗布莱克的血性和戾气,以及能让我拍手称赞的力量——强大到足以让整个星系的精灵都俯首称臣。

       如果能在见面,我很乐意与你再次共舞一曲——就像
在达克星一样,踏着鲜血与骨骸。 

       我同样期待着你的回信。
 

                                                                                  格兰迪瓦


 

       “哦?”布莱克挑眉,殷红的眸光闪了闪。这是什么狗屁不通的东西!它的内容简直鄙俗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字里行间的挑衅意味倒不至于让他气愤,但着实让他恶心。是哪个自命不凡的傻子,敢轻蔑他布莱克,还妄想用这低劣的手段激起他的斗志?更何况自己根本就不认识他。

       搜刮了一遍自己的记忆后,的确没找到任何与“格兰迪瓦”沾边的信息,但也不能排除相关的记忆被那个伪善的家伙销毁的可能。

       “真有意思,他以为他是谁,有权利干涉我?”布莱克掌中燃起黑色的火焰,火焰随着主人高涨的怒气而凶恶地窜跃,他把那封恶心至极的信烧成了灰烬。

       这封信的确是触到了他的逆鳞,这与尊严无关,这贬低的是他不可一世的高傲。站在宇宙精灵金字塔顶端的他,以王者的姿态和架势傲世群雄,在他眼里,这封信的性质恶劣极了,寄信人也不知死活得很。

       他想和那个“格兰迪瓦”干一架,最好直接把他打死。布莱克想着,突然轻笑出声——他想到了一个比武力解决更有意思的报复方式,那就是,回信给这个“格兰迪瓦”。他承认自己的写作功底不怎么样,但是隐晦地嘲讽这一点他还是掌握得炉火纯青的。

       他拿起信封里带着的笔和纸,垫在膝盖上写了起来。

格兰迪瓦:

       你好。

       提前说明,我不认识你,你好像也没强大到让我有兴趣认识的程度,我也从来没听说过你的“尊姓大名”,因此我有些欣赏你这无根据的自信。

       你的信我读过了,我相信它会和你的人品一样——糟糕到令人作呕。我期待与你的见面,这样我就可以见识见识你的丑恶嘴脸,顺便领教领教你的实力,因为我不喜欢在弱者身上浪费时间和精力,那简直是对我的侮辱。

       在此我要重新介绍一下自己,不管你对我的了解多么透彻。我,黑暗布莱克,从来不是这具可悲身体的附属品,而是绝对的凌驾者和统治者!那个自夸自卖的伪善家伙才是蝼蚁一样卑微的存在!虚伪、丑陋、不值一提。

       我终会再次苏醒,继而统帅黑暗!让那个满嘴正义与光明的家伙住口!

       也许我们所处阵营相同,境遇相同,但我绝不认可你,也绝不可能跟你一起跳什么幼稚舞蹈。

       我写的这封信的目的就是为了气你,也请你不要把自己的位置摆得那么高,你这副样子让我很想一脚把你踹下去。你还没有成为我朋友的资格,我也不需要朋友,我需要的只是忠诚的追随者。

       你没有回信的必要。

       呸。
 

                                                                              布莱克

       布莱克的字难看极了,而且因为连个放纸的平面也没有,所以一行行字支离破碎、歪七扭八,但布莱克从未在意过这些。

       他把信揉成个纸团,绑到了信鸽的脚爪上,目送它晃晃悠悠地消失在海天交界处。他心情大好,这样骂骂人的感觉很不错,因为他向来就是个随性的人,他追求强大的力量,也追随着能让他高兴的事,比如,杀戮,和获得力量。

       但他又立刻无聊起来,他又开始为花的腐臭味而郁闷了。在这里,他没有任何与外界联络的机会,除了寄信,但刚刚自己的举动也把最后的可能性给排除了。他为什么拼命争夺着身体的掌控权,因为他怕孤独,他怕一辈子都待在这样的小岛上,陪伴他的只有孤零零的几棵树,连个人影也没有,甚至连对出现身影的希望都频频落空,而且这一辈子相当长:几千年,甚至几万年。他会疯的。

        其实只要他愿意,他随时可以游到另一个小岛上去的,但这安慰聊胜于无。对于布莱克来说,岛的大小是无关紧要的,那只圈定了布莱克的活动范围。

       但即使把雄鹰关进一个和天空一样大的笼子里,鹰也没有翱翔的兴致,因为它向往的是真正的、无拘束的天空,而不是这虚假的表象。即使笼子圈定的范围与广阔的天空无异,但那始终都是笼子,都是使它感到屈辱的存在。

       同样的,即使心岛比一个星球还大,但那不是真正的自由,布莱克也绝不可能因贪图这虚假的安逸而放弃对自由的追逐,这绝不可能让他满足,他的心可野了。

       一个下午布莱克都在发呆,一边盯着海面看,一边控制能量在体内流转,无聊得要命。

       春天的景色很精致,颜色的搭配很精妙。树叶嫩嫩的、怯生生的,就算风头全被娉婷的花朵抢去了,它们也不怎么在意。阳光瀑布般倾泻,打在花瓣上时溅起了晶亮的水花,让空气变得更加湿润清新。

       布莱克有些困了,他眯眼,模糊地看到树梢的金黄色的阳光,时聚,时散,云的投影,时浓,时淡,耳畔的风声,时急,时缓……这大概就是春天的有趣之处,但还少了些什么……

       什么呢?哦,太暖和了,还差了点凉意。

       色彩的流转中,布莱克沉沉睡去。

       他做了个梦。他梦到了一片黑色的、阴沉的天空,不过有地面上的火焰来提供光源,这才使他的视野不至于那么昏暗逼仄。眼前,树木全被折断,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断裂处交错的尖刺,就像是野兽参差的獠牙,触目惊心,也赏心悦目。树和草都被火烧得焦黑,像是壁炉里燃烧着的木柴,蓬乱而枯槁,在窜跃的火光中化为灰烬。地上躺满了失去生命力的精灵,它们倒在血泊中,眼中黯淡无光。

       布莱克隐约记得,这颗星球叫做达克星。正值黑暗时节的达克星好像背负着恶毒的诅咒,浓重的乌云如同严密的隔离带,拦住了阳光的去路。这是绝对的地狱。

       布莱克侧耳,听到精灵们疯狂的吼叫声。它们好像是在争夺一块黑色的晶体,晶体被浓郁的黑雾包裹着,释放着强烈的能量波动。它们踩过同伴的尸体,在地上印出了杂乱无章的殷红色的血脚印,就像是五线谱上癫狂地飘飞的音符。

       有意思。布莱克挑挑眉,轻蔑地笑笑。

      “出来呗,你要真想藏着怎么不收好你的威压?”布莱克扭头,暗影系精灵的身份让他有更出色的夜视能力,黑暗中那个家伙的一举一动自己都看得清清楚楚。

        那片黑暗里,响起了由远及近的掌声。

      “很出色的洞察力。”那个精灵拍着手,毫不吝啬地夸赞到。他渐渐走入了火光能照亮的范围,布莱克感受到了强大的威压,也借此看清了他的容貌——这人衣品真糟糕,布莱克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用血红色的头蓬搭配他的蓝头发。

        “我是格兰迪瓦……”那精灵沉声说。宽大的帽檐遮住了他一半的脸,使他的表情晦涩难辨。

       他的话音被尖啸着席卷而来的气刃斩断,攻击波刺破黑暗时发出的声响锋利且锃亮。接着布莱克被黑雾包裹的拳头直击格兰迪瓦的面门。
      
       格兰迪瓦侧身闪过,激荡的拳风掀起了他的红色帽子。失去了帽檐的遮掩,他眼中的戾气与贪念便暴露无遗。

      “你居然躲过去了,刚才那一下足以划瞎你的右眼,或者打碎你的半个脑袋。”布莱克停了手,啧啧两声,声音里一半佩服一半不以为然。

       这个格兰迪瓦虽然衣品和人品一样糟糕,但从他敏捷的反应与精准的判断就能看出,这家伙实力不容小觑。

       “你不觉得很冒昧吗?这样的打招呼方式可不怎么样。”格兰迪瓦沉声道,话里却无半点怒气。

        “我乐意。”布莱克从鼻腔里发出轻佻惰慢的笑音,殷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格兰迪瓦,防范着他的举动,“咱们最好好好打一架,完全不用手下留情。”

       “我可不想拿你的生命做赌注。”格兰迪瓦完全不在意对方的挑衅,依旧不紧不慢的说着,他的声音就像从海底发出,在密闭的空间里碰撞着回响。布莱克听到“你的”二字时周身戾气暴涨,瞬间黑雾就缠上了他的手臂,摆出蓄势待发的攻击架势。

       “别着急,我们先理顺一下白天发生的事。还有,以前你之所以能获得身体的掌控权,是因为我做了些小手脚。交易是你还人情的方式,但忘恩负义从不是你的风格。”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我怎么就拖欠你的人情了?”布莱克怒道,掌间的攻击波已凝集成型。

       “看来你是真忘了。那我们就来切磋一下吧,我还从未真正领教过你的实力。”格兰迪瓦话音刚落,便展开黑色双翼,冲向布莱克。黑气缭绕的能量球骤然间成型,轰鸣着砸向布莱克。

       反应速度稍快于能量球的速度,所以布莱克在最后的时机跳出了它能攻击到的范围,但还是被它掀起的气浪波及。一时间胸腔内的轰鸣声几乎要刺破鼓膜。战斗中受伤实在是很正常的事,但被格兰迪瓦打伤却格外不甘心,所以没等自己的状态完全恢复,他就一股脑地把气箭射向天空中的格兰迪瓦。

       在位置上,布莱克处于绝对劣势,攻击极难命中。但格兰迪瓦躲闪得灵巧,布莱克的攻击方式更加灵活:他把攻击波严密地布置在所有对方的可逃之处,毫无疏漏,彻底封锁目标的移动路径。格兰迪瓦显然没有找破绽的兴趣,直接展开了一个半圆形的黑色防护盾。锋利的气箭打在防护盾上时,竟变成黑雾消失殆尽。

       布莱克更恼火了,加大了能量输入,把气箭的威力提升了一大截。那防护盾虽然坚固,但也招架不住这凶猛的攻势,它表面细微的裂缝开始迅速蔓延,最终碎成了黑色的粉末。

       布莱克抓住这一时机,足尖一点跃至半空,闪身移到格兰迪瓦身后,手向对方心脏处刺去。

       令布莱克惊讶的是,格兰迪瓦连头也没回一下,就迅捷而准确地抓住了他的手,猛地把布莱克甩向地面。

       太快了!布莱克还没来的及稳住身形来调整姿势,就结结实实地砸在地上。这一下摔得实在够狠,他再也没有重新站起来的力气了。

        “切——”布莱克支撑着直起身,皱起眉,朝天空中的格兰迪瓦比了两个中指。

       “这一次,算我赢。”格兰迪瓦缓缓降落,把手伸向布莱克,想拉他起来。

       “战斗还没结束,你可不能断章取义!难不成你觉得自己不如我,怕一会局势被我扭转所以就先下定论?你也太怂了吧——”布莱克赌气地拍开格兰迪瓦的手,逞能的话不经大脑就脱口而出,这是他倨傲的本性。

       “你觉得你现在还有战斗的力气吗?我觉得你还是有最起码的判断力的。”格兰迪瓦见对方拒绝了自己伸手相助的好意,别直接面对着他坐下,“而且你就要醒了。”

       这是布莱克第一次正面看着格兰迪瓦,也是第一次正对他的目光。对方的眼睛里闪着微弱的光,这让布莱克想到了海洋星的蓝棱石——那是海洋星有一种独特的珍稀矿石,它能散发出穿透性极强的光,幽蓝色的荧光挤过山洞中石块的缝隙渗透出来,看起来像是黑墨水中晕染开来的花青颜料,美得诡谲而妖冶。

       他曾经在海洋星的山洞中待过整整一天,因为他真的特别喜欢那样的有灵韵的光——像是直接照在了他的心上。他崇尚黑暗,但也许,在他被尘封的脑海深处,还存留着对光明的期盼。

       布莱克没再说什么,只是坐在格兰迪瓦对面,看着他,什么也不想。虽然布莱克有种一拳打塌对方鼻子的不理智的冲动,但不得不承认,格兰迪瓦的长相还是不错的。

       他睡醒前的那几分钟,梦中的世界变得渐渐模糊,面前格兰迪瓦的五官也一锅粥般融在一起,非常搞笑。除此之外,还有些不甘心和不乐意,不甘心是因为输了战斗,不乐意则不知道是为何产生的了。

       “你一定要再和我打一架!我们真正决个胜负。”布莱
克突然喊到。

        “乐意奉陪。”格兰迪瓦回答道,但他的声音已经模糊不清了。

       布莱克睁开眼时,天还是黑的,也估摸不出来是什么时候了。疼痛与疲倦感完全消失,只有战斗的情节和格兰迪瓦的面孔还无比清晰。夜空中有斑斓的色彩在涌动,在繁星的照耀下与暮色交融。当他的眼睛慢慢适应了光亮后,他看清了:那是一簇簇绽放的烟花,璀璨夺目。

       看来那个伪善的家伙又在和他的怀特甜心宝宝放烟花了。这算什么?能增进感情的幼稚小把戏?

       布莱克揉了揉酸痛的肩膀,找了块干燥的地方躺下,一边回味着梦里酣畅淋漓的战斗一边看着烟花。春天的草细腻而柔软,像是手感极佳的绒毛毯,尖芒被柔絮取代,躺在上面很舒服。裹着凉意的风拂过,翻起层层绿浪,呼呼作响。

       花火在荣枯中更迭,它们绚烂的颜色慢慢变淡直至消失,朦胧中烟花的轮廓线由清晰变得模糊,再由模糊变得清晰。布莱克能想象地到那个小妖怪脸上的笑——大概是那种温和到极点的笑容,嘴角的弧度在火光中时隐时现。布莱克不喜欢这样的笑,甚至是,厌恶到极点。

       周围很安静,布莱克觉得很安静,他的心从未这样安静过。风抖擞着在草绒间挤过,吹奏出“呜——”的连亘绵长的笛声,慢悠悠、轻飘飘地响,像是悠扬的歌谣。远处,烟花“咻——”地蹿起,绽放,纷繁的色彩与陆离的光影穿插着交织,最终都化成淡墨融入星海。

       布莱克觉得自己的心里好像有一小块土地,被温润的春雨打湿后,软塌塌地向下陷去,周围疏松的泥土也跟着塌陷。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布莱克不怎么清楚,在他的数千年时光中很少有这样的感受,他也不会矫情地为这种感受命名。但,他是稍微有那么点儿羡慕了。

       他突然感到有那么点难过,不过也就是那么一点点,这种感受仓促地闪过,再迅速闪出布莱克的脑海,眨眼间消失地无影无踪。总感觉自己少了点什么,但他也不知道他到底缺少什么。恍惚间自己沉入大海般向下坠去。夜晚的风很凉,有点冷,布莱克也没想到有什么能盖着的东西。如果把身体蜷起来的话,应该会稍暖和些,但他怎么可能使用那种低等动物的取暖方式,这实在是有辱他的尊严。所以布莱克直挺挺的躺在草地上,风削着他裸露的皮肤,布莱克感觉自己在血肉模糊中思考了很久。

        构成这个世界的似乎只有深蓝的海、嫩绿的草地和琉璃般美丽的夜空,它们首尾相连,连成了一个正反相接的圆环,他就被困在这个圆环上,无论怎么走还是在起点与终点间无止境地循环。

       他想着,整整一个晚上都没再睡觉,直到天亮他也没想明白。

        

       中午时,布莱克居然又看到了那只信鸽,它带着格兰迪瓦的信。布莱克突然有些诧异和激动,甚至有点小小的高兴,心想这个格兰迪瓦的毅力与气度真是了不得,便决定不再计较那些恶心的事。

       布莱克用手掂量了一下,发现分量更重了。拆开一看,里面除了一张信外,还有一整沓颜色鲜亮的红枫叶。他囫囵地读了一下,信是这样写的:

布莱克:

       哈,我的朋友,我想你可能曲解了我的意思。你这种失礼的行为足以惹恼我,但我倒无所谓——相反地,我还很喜欢你的桀骜。

       我对你的态度都是基于你的强大力量,我对你的感情也仅止步于欣赏和爱惜,其余任何节外生枝的事也都取决于你的意愿。我一直以为我们的朋友关系是很稳定的。

       你似乎不认识我了,是因为记忆被篡改了吗?没关系,你不记得我,但一定还记得黑星石蕴藏的黑暗力量和肆意杀戮的快感,那才是你追求的。

       你早晚会记起我的——在你夺回身体的掌控权后,在你夺回本属于你的骄傲和荣耀后。你若连这也做不到,那我可真是高估你了。

       我很乐意与你切磋较量,更乐意与你下盘棋。你在战术方面实在是糟糕到让我失望至极,能看到你那副恼羞成怒的表情是我的荣幸。

       信封里除了一片红枫树叶,还有一块黑星石,那是我用来迷惑那些蝼蚁般精灵的心智的,当然,这对于黑得像烂泥一样的你完全不起作用,你的心里还真是没有一丝善意。不过,这能增强你的黑暗力量,就当做是老朋友的一点小心意了。

       期待你的来信,当然,你最好收敛你的嚣张气焰,以朋友的口气与我谈论黑暗霸业。
 

                                                                                             格兰迪瓦

       布莱克看完信,不屑地“嘁”了一声,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毕竟对方实力很强,强到不输于自己,甚至在自己之上。他在读信时有想到了格兰迪瓦的绿色眼睛和海洋星的蓝棱石,这两者的契合度相当高。与信的内容相比,他更在意信中提到的“黑星石”,那是格兰迪瓦口中绝佳的滋补品。

       他朝信封里看了一眼,果然发现了一个不起眼的黑色的小石块,布莱克认出那就是梦里的黑星石。他把这个小石块握在掌心里,马上就感到了能量在他手中涌动。

       “是个好东西。”布莱克吸收了黑星石的能量后,感到身体清爽多了,怪不得梦里达克星的精灵都在抢夺它。

       布莱克拿起笔和纸,垫在膝盖上,给他回信。随口嘲讽了几句,夸了夸黑晶石,又问了问他为什么要给自己寄红枫叶,其余的都是些没营养的东西。

       红枫叶,这东西有什么象征意义吗?是代表着祝福或诅咒,还是格兰迪瓦很喜欢这种小东西? 血红色的枫叶倒是挺好看,而且扔在地上也不会腐烂。

       下午又下了场小雨,把布莱克的好心情全都洗刷没了。他讨厌春天的雨的气味,那就像是腐烂了的食物一样恶心。其实啊,雨是很有意思的,它昭示着春天蓬勃的生命力和浓郁的艺术色彩,但他就是打心底里不喜欢,或者觉得自己就不应该喜欢这种温柔且美好的事物,因为自己只会糟蹋好东西。

       为了转移注意力,他又开始想昨天的那个问题——他到底缺少什么?

       耳边响着清脆的乐声。雨水汇集,形成透亮而沁凉的水洼和细流,水面上映着碧蓝的天空。春天的主基调是绿色、白色、淡粉色和浅蓝色,在这一片清婉柔和的色彩中,艳阳般火红的枫叶便成了不和谐的因素,在雨幕中显得格外扎眼。

       这不应景的红枫叶好像挺孤独的。

       突然,布莱克想明白了——他太孤独了,缺少个能陪伴他的人。

       或者不该说是“缺少”。得与失是相对的,只有“得到”过,才有谈论“失去”的资格,布莱克压根什么也没有,自然不能说是“缺少”。

        对啊,他从未拥有过,所以他可以那么潇洒,那么坦荡,那么孤注一掷地范同样的“错误”还不知悔改。

        他突然有点难过,这种模棱两可的感觉与昨天如出一辙。他仰躺到地上,也不在乎斗篷上会沾满泥渍了——他就那么躺着,被绿草包围,被蓝天笼罩,被春天冰凉的雨水淹没,陷入这样的死循环。

        这不是孤单,这是悲哀。

………….......................................…tbc………………………….................................................

蛤蛤蛤这个题目是不是很迷?对它就是很迷!但是它的含义会出现在后篇。

前几篇都是童话故(事)事(故),这篇就不一样了,但我还会写得尽量温柔些细腻些。

还有一个很迷的地方:全文都不会出现格兰迪瓦的主观想法,也就是不会有格兰迪瓦的心里活动。我在练习只用一个角色的视角来写故事。

最后那几段想要写出红莱的小脆弱,但是这人性格太强硬太高傲,所以琢磨了半天该怎么写出那种感觉,见谅。

为什么我喜欢童话风(当然这篇不算)?因为美好的东西能引起我们心灵深处的共鸣。

顺便瓦莱超好吃!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