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然歆羡

请不要站内站外转载,谢谢

大家好,我似甜饼骑士歆羡!!!!!
希望能成为怀特的奶油河!!!!!!
希望能带给大家像童话一样温柔美好滴故事!!

【赛尔号】【卡莱卡】白鸽楹梦⑷

嘿,这儿歆羨!

这是白鸽楹梦的终篇,慢慢悠悠的总算是写完了。所有好东西全攒在这一篇里了,应该比前面三篇更好一些。

他俩真好!!!

食用说明:

◎请先看看前三篇,要不剧情衔接不起来

◎我真的都不好意思死说这是童话风,不过我愿他们之间的故事比童话更加温柔美好


祝客官食用愉快!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大半年了。

        这段时间布莱克身体恢复得很快,已经能熟练地控制能量了。

        期间,他跟雷伊、盖亚、缪斯一起以战神联盟的名义执行任务,保护弱小的精灵。他听到了不少小精灵敬佩的称赞,夸他是英雄,是正义的守望者。“英雄”是理想的映射,而布莱克觉得自己不过是现实的写照,自己只是个普通精灵,他也有自己的骄傲或软弱。但他必须适应,必须应和这“英雄”的称号。

        他是个很会学的人,他首先学会了怎么给自己做个合适的面具。戴上面具的他无论在执行任务还是配合队友时都得心应手,也能熟练地应付无意义的应酬和交际。

        这半年,布莱克听说过很多关于“卡修斯 ”的事。精灵们经常谈论他的丰功伟绩,并对他的英年早逝表示惋惜和沉痛的哀悼。他与自己同为战神联盟的成员,按理说,自己应该记得他的,可就是想不清楚。布莱克隐隐约约地觉得“卡修斯”就是自己梦里的白鸽,但自己总抓不住这个在脑内闪过的念头,每次都与这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交臂失之。

         嗯,但也不一定,也许白鸽只是自己臆想出来的,是不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的。

          半年了,那蓝花楹的花还没凋谢,反而越来越生机蓬勃,那花簇浓密得不留缝隙,连阳光都很难挤过去。白鸽肆意地说,他不想让这花凋谢,所以这花就不会凋谢。

          白鸽是骄傲的,但他的骄傲毫不张扬,也毫不浮躁。

         布莱克没有违约,他陪着白鸽等到了雪季。

         梦里的雪精致极了,冬之神倒也能耐得下心去重复繁琐的步骤,雕琢出这没有瑕疵的工艺品。风骄傲地展示着这精美的工艺品,为了不损坏这珍贵的宝物,它的动作徐缓而轻柔,雪也随着慢慢地、晃晃悠悠地飘下。这种雪是绵软脆弱的,太阳一晒它们就开始融化,但即使变成水珠它也会保持晶莹润泽的特点,黏黏腻腻地贴在花瓣上,一副缠缠绵绵的姿态。

         白鸽很喜欢雪,他用手掌笼住雪花,不厌其烦地玩着这看似没有意义的游戏。布莱克也就陪着他开心,尝试着能不能用手指接住飘扬的雪花。

         他想向白鸽学习,学习白鸽孩童般的好奇心,想在他的带动下产生对这世界的兴趣。

         但相比起这梦里温润而驯顺的雪,他更喜欢塞西莉亚星无休止的暴风。他在执行任务时去过那颗常年被风雪笼罩、冰川连亘的星球,那里的雪是粗糙鄙陋的、是凶狠暴戾的,就像是不断嘶吼着泄愤的野兽,风雪中带着刻进骨子里的野性,也充斥着撕扯猎物后浓烈的血腥气息。那颗星球的精灵都畏惧这样狂躁的雪,因为它着实令人心惊胆寒,也无法在此享受到丝毫赏雪怡情的乐趣。可他就是喜欢这样的雪,没有什么根据地喜欢。

          布莱克又想起了格雷斯星——自己的母星的雪。母星很少下雨,下雪的次数更是少之又少,印象里似乎只有包裹着整颗星球的充满压抑感的黑色浓雾,但这么说总归是以偏概全了。母星下过雪,于寥廓寂静的黑夜。夜幕中乌云裹夹着狂风,狂风押解着漫卷的雪,雪在林间穿梭着游行示威,但寒冷很快将着嚣张气焰压灭在陡峭的山崖上。雪的恣肆不过是强打精神,伪装出张扬跋扈的姿态,接着就原形毕露,弄虚作假、装腔作势的风也开始无助地悲鸣。

         那暴风雪的势头也最多持续半个小时,不一会儿风就慢了下来。雪像被墨汁浸泡过般污黑,落到地上便化成浑浊的泥水。那雪变得凄凉,甚至清冷得让人感到悲戚,衬那黑暗更加浓郁,那阴沉厚重的乌云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了。

         相比之下,梦里的雪是最温柔的,它给人的感觉像极了言辞温和的白鸽。在布莱克的认识里,白鸽普通却又不普通,他有着雷伊的稳健、盖亚的高傲和缪斯的坚韧,这是很高的评价了,但却不能这样把白鸽与别人相提并论。白鸽有白鸽的独特之处,要是提取出别人的特点再汇总起来,用这种方法来概括他的话,那那种混乱杂糅的东西简直是对他的侮辱甚至是玷污。

         白鸽他有自己的小骄傲和小脾气,但他无论气质、作风还是这些微不足道的小特点都温和的恰到好处,这是布莱克很欣赏他的地方。白鸽的心里没有哪怕一丁点的自私,他总是在想尽一切办法对别人好、哄别人开心,至少他对布莱克很好,掏心掏肺的好,这让布莱克除了感激还萌生了些特殊的情愫——自私到了极点的情愫。

        仔细想想,也许梦里的雪比塞西利亚星的雪更美丽、更具观赏性,这本就不是什么不可变通的事。但前者就是应该顶替掉后者在布莱克心中的位置,因为白鸽才是最重要、最具价值的。

       一直以来都是重复的梦境,梦中景色依旧,没什么变化。但布莱克一点也不觉得枯燥,或许是因为他早已习惯单调的乏味的生活,或许是因为喜欢的人陪在身边,所以绝不会无聊。

        白鸽把头枕在布莱克腿上,就这样悠闲地消磨掉了很长一段时间。四周安静得很,到处都被阳光照得暖烘烘、亮堂堂的,长椅的雪被上有跃动的蹁跹荧光。空气中满溢着甜丝丝的花香,好像滴落的雪水都是甜腻醇香的花酿。布莱克抛开所有杂念,紫色的花雾就像是坚实的屏障,把白天那些让他心烦意乱的事隔离在外,开辟出一片安谧的、只属于布莱克和白鸽的桃源仙境。这时的风也是温柔的,却不会打扰这两人,只是时不时玩笑般地吹落几片亮晶晶的花瓣。

        花瓣上有圆滚滚的水珠,它们倒是与布莱克的头发很般配。因为他的黑发很顺,蓝花楹的花瓣也是柔顺而单薄的,所以当阳光透过浅薄而柔软的云层撒下时,两者都泛着柔和的金晖。

        此刻他们的眸中只有彼此,啊不,白鸽还能看到头顶浓浓的花雾,布莱克还能看到地上厚厚的花毯。这段被温暖得彻彻底底的时光,是最最舒适、最最惬意的。

        “我说吧,那个花瓣枕头很管用的,你看你的梦更香了!”白鸽骄傲地说。

        “是很管用,最近都不头疼了。”布莱克的笑容也不温不火、不急不躁。

        “最近有发生什么事吗?”

        “挺好的,挺好的。”布莱克笑着答。

        “白天我带给你的蓝花楹种子,你种下去了吗?”白鸽也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

        “嗯,我种在雷霆守护局的院子里了,明天春天就会长出幼苗了。”

        “那我们约定的期限又要延长了,你要答应我,陪我等到蓝花楹开花。”白鸽欣喜的目光雀跃着撞进布莱克的眼瞳。

         此刻,白鸽的眼里也装着一片海,但不像布莱克的那么黯淡深邃。白鸽的海是清浅澄澈的,能看到游弋的鱼,还有映到它们身上的粼粼波光。阳光不仅耀得海面泛着柔和的金波,还能照到海底,海底的沙粒闪着温暖而细腻的光。

          白鸽的海上卷起了浪花,浪花拍在沙滩上,沙滩唱起了悦耳的歌谣。

         “好,一定。”布莱克的小拇指勾住白鸽的小拇指,这时白鸽把一枚用花枝编成的精致的小戒指带在布莱克的无名指上。

         白鸽突然做起身,挺直腰板,这认真的架势又让布莱克吓了一跳。

          “布莱克,如果我现在告诉你‘我喜欢你’,你会接受吗?”白鸽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布莱克,像是想通过集中注意力的办法来缓解紧张。

        布莱克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白鸽抓紧自己手腕时微弱的痛感将他唤醒。

        “布莱克,我是认真的,请你好好考虑一下。”白鸽用很快的语速说完,好让自己看起来自信一些,有把握一些,气定神闲一些,但是尾音的颤抖还是把他出卖了。

         “我知道这很荒唐,我只是你梦里的一只白鸽。但是我早就想向你坦白心意了,从我见到你的第一天就想,但是我总不能太着急……我觉得现在我们的关系已经很好了,这个时候我再向你表白的成功率应该会高很多……”白鸽的目光牢牢地锁在布莱克的脸上,希望能发现任何一点细微的表情变化,就像是在寻找救命稻草。

         “可以吗?”白鸽攥紧布莱克的手,目光像是融化的雪水一样驯服且黏腻地贴在他身上。这是个平常甚至很俗套的告白,俗套地为爱人戴上求婚戒指,俗套地向爱人说出自己的心意。但不同的是,白鸽添加些独特的成分,把这场告白包装成了独属于自己的告白:戒指不是钻戒,而是他最喜欢的蓝花楹的花枝编成的,他也把自己全部的爱意编织进去,让这个戒指承载着沉甸甸的欢欣和沉甸甸的希冀。

        他说不清自己的心意到底是怎样的。他只知道那片花雾过滤掉了外界的喧嚣,也过滤掉了所有冲动与浮躁,剩下的那最真挚最沉重的爱意都落叶归根般沉淀到自己心里,也成为滋养蓝花楹的养料。

         那对于布莱克呢?他的心意又是怎样的呢?

         “请回答我。”白鸽看到眼前的人没什么表示,顿时更紧张了。他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件荒谬的事,但自己却有着挑战荒谬的固执与坚定,他不怕布莱克拒绝他,这不可怕,只要自己还能一直一直陪着布莱克就行,哪怕一句话也没法说,只要那么一直一直地看着他就行,就能让他心满意足了。

        他的愿望就是这么简单,但他总来不是个这么淡泊的人。

         因为他喜欢布莱克,所以他能毫无杂念地对他好——他的心里只惦记着布莱克,除此之外,自己的结局倒是无所谓了。

         就算风疏远了鸟,它也会坚定地追随风的脚步。

         就算树厌弃了鸟,它也会固执地期待树的承诺。

         不难理解,就是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回事啊。这种感情是最直白的,但这种感情到达的层次是很多人都望尘莫及的。

         “啊……这个问题真难回答呢。”布莱克说着,挣脱了白鸽的手。突然露出了一个不同于以往的狡黠笑容,像是下棋时已经稳操胜券,看着对手焦躁地皱起眉头时,露出的那种得意且张扬的笑容,骄纵极了,高傲极了。

          在布莱克眼里也许自己就是个没啥恋爱经验的小孩子,白鸽想,自己的底气可比布莱克差远了。白鸽从布莱克的笑容中揣摩出几分戏弄或是挑衅的意味,但这可不稀奇,白鸽一直就觉得这种本色出演的高傲是最契合布莱克的,因为他骨子里就渗透着高傲与坚毅。

           就像塞西利亚星无休止的暴风雪,让白鸽迷失了方向,陷入了窘境。

          雪下了很久,白鸽的神经也紧绷了很久。

          终于,布莱克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又恢复了以往温和的笑脸。

          “你是让我回答‘我接受’呢,还是让我回答‘我也喜欢你’呢?”布莱克笑着搂住白鸽的肩头。

          白鸽没回答,只是笑,笑得像个得到了糖果的小孩子。他绵软的笑意和春光穿插着编织在一起。

         春光照亮了布莱克的心。

          当隔了一年的春天来临时,布莱克看着窗外满树的紫花,突然想起了什么。

         太突然了,以至于弄得布莱克以为自己是不是脑子出了点小毛病,但最后他不得不承认,那是真的。

          每当一片花瓣落下,布莱克就想起一件以前的事。

         第一片花瓣落下时,他想起了一个公园,公园里种着很多蓝花楹,一到春天就开花,花连成一片片的雾。他还想起蓝花樱下的长椅,长椅上落满花瓣,长椅旁有白白胖胖的鸽子在散步。他记得有个人经常陪自己去那个公园里赏花,那个人跟白鸽长得一模一样。

         他想起了,自己最喜欢的花就是蓝花楹。

         他突然发现了,白鸽就是卡修斯来着。

         第二片花瓣落下时,他想起了,卡修斯已经死了。他只能模糊地记起,在哪场战斗中,卡修斯为自己挡住了一颗巨大的能量球,结果被爆炸的火光吞噬。是这样吗?是能量球还是炸弹来着?他实在是想不起来了。滑稽的是,除了这最重要的,他都记得很清楚,比如卡修斯最后一次回头冲他笑的时候头偏转的角度和嘴角的弧度,和卡修斯跟他说最后一句话时口型的变化,还有他眼底汹涌的波澜,甚至连他语调末尾的上扬都记得清清楚楚。但他到底说了什么,布莱克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第三片花瓣落下时,他想起了卡修斯陪自己坐在公园长椅上,静静地看着自己用小米粒喂鸽子。自己总是更宠爱那些羽毛颜色白得纯粹的鸽子,给他们喂的米粒格外多。

        第四片花瓣落下时,他想起了卡修斯歪着头问自己:“你为什么只喂那些白色的鸽子啊?你不喜欢杂色的吗?”

         第五片花瓣落下时,他想起了自己轻笑着回答卡修斯的问题:“你就像是白鸽,而且白色是最温和的颜色。”

         第六片花瓣落下时,他想起了卡修斯跑去花鸟市场给自己买了十几只白色的鸽子,全放在雷霆守护局的院子里,然后跑到自己面前,像小孩子一样高兴地说:“你看我棒不棒!我给你买了白鸽,这样你不用去公园也能喂鸽子了!”

         第七片花瓣落下时,他想起自己被卡修斯拽到院子里去,竟发现一会儿功夫鸽子全都飞走了,一只也没留下。卡修斯气得跺跺脚,语气中充满了遗憾和委屈:“你说它们怎么都飞走了呢?”

         第八片花瓣落下时,他想起自己被卡修斯那副委屈的模样给逗笑了,自己安慰他:“没事的。这里又没有树,它们当然会飞走了。”

         第九片花瓣落下时,他想起自己又补充了一句话:“它们去找它们的家了。”

         当最后的一片花瓣落下时,他终于是想起了卡修斯说过的最后那句话。

         他说:“我喜欢你。”

         原来你早就坦白过心意了啊,你一直都在等待着我的答复啊。

        看着满树的绿叶,再也找不到一片花瓣时,布莱克实在忍不住了,呜的一声哭了出来。

         那天的梦里,布莱克跟白鸽说:“卡修斯,我想起你了。”

         白鸽笑了,嘴角缱绻的笑意和春风交融。

         温和的春风吹暖了布莱克的心。

         布莱克觉得,这份感情就像蓝花楹的花瓣一样,落叶归根般被春风送进了自己心中最美好最柔软的那个地方。

         找到了真正的归宿。

         很久很久以后,战神联盟的布莱克去世了。

         战神联盟的其他成员按照布莱克的死前的嘱托,把他埋在卡修斯的纪念碑旁。

         每天很多精灵们来吊唁他,纪念他的丰功伟绩,感谢他的无私贡献。

         精灵们发现,每天都有一只白色鸽子在布莱克的墓碑旁徘徊,每天都要衔来一只蓝花楹的花枝,放在墓碑前。

        后来啊,墓园里飞来了一只美丽的夜莺,那只夜莺和白鸽结伴飞走了。没人知道它们飞到那里去了。

        也许它们飞去了记忆最深处的春天里,飞进了春天最深处的蓝花楹里。


……………………………………END………………………………………………


终于写完了(暴风哭泣),那么我来说说我的想法吧

首先,白鸽楹梦无论是剧情还是意境我都很喜欢,而且这篇的写法也是我最顺手的——那种慢慢悠悠的、平平淡淡的感觉。对于我,剧情的进展太拖拉了,这是我需要改进的地方。我觉得文字和感染力和文章的魅力都是很重要的。

再说说白鸽和布莱克。白鸽楹梦中一直是用“白鸽”来代替卡修斯,是因为我觉得很般配。他们的感情是“不温不火,不急不躁”的,是除去了“冲动与浮躁”的,是“落叶归根般”的,这是相当难得,也是相当美好的,我一直竭力地想写出这种感觉。

说说白鸽。他很喜欢布莱克,因为喜欢,所以他甘愿变成一只白鸽来陪伴布莱克;因为喜欢,所以他自称为“白鸽”。他一直不告诉布莱克自己是卡修斯,因为他知道布莱克失忆了,他怕布莱克再想起“卡修斯”后伤心,但他又想一直陪伴着布莱克,所以他决定以新的身份接近布莱克。他是真的喜欢,也是绝对的温柔。

说说布莱克。他也喜欢卡修斯。因为喜欢,他把温柔倾注给卡修斯;因为喜欢,他在想起卡修斯的时候哭了。他是真的喜欢,也是绝对的温柔。

说说情节。我最喜欢的是白鸽讲自己对“家”的理解那一段和布莱克慢慢回忆起一切的那一段。写的时候也都点小小的感动。

说说结局。无论如何,他俩可是永远在一起了,这就是两人最好的结局,也是童话的标准结局。这大概就是上天送给卡修斯的最温柔的馈赠👼

谢谢读到这里的大家🙏感谢支持!!

评论(1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