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然歆羡

请不要站内站外转载,谢谢

大家好,我似甜饼骑士歆羡!!!!!
希望能成为怀特的奶油河!!!!!!
希望能带给大家像童话一样温柔美好滴故事!!

【赛尔号】【卡莱卡】白鸽楹梦⑶

这里是歆羨!

抱歉写篇的时候没找到感觉,所以可能阅读效果有些差,但我写的时候真是挺心酸的……

白鸽楹梦无论是从设定还是故事情节上来说都是相当美好的,它值得我用最温柔的文字去述说。

食用说明:

◎我都不好意思说这是童话风,但在我心里童话是温柔与美好的代名词

◎cp是卡莱卡

◎建议先看一下前面的,要不剧情衔接不起来

◎我就是喜欢他俩甜甜蜜蜜恩恩爱爱的👼




好,祝客官食用愉快!




         布莱克醒前,他看到少年再次变成了一只白鸽,扑扇着翅膀跃起,在低空盘旋几圈后便隐匿进了那飘拂缭绕的花雾里。其实那一树花还没有浓密到能完全遮掩住这只小白鸽的身形,但是布莱克的意识却模糊了,分辨不出那点白与那片紫的界限……

         白鸽就像是被紫雾包裹着,或者说,那不真切的白点本身就属于寂寥的紫的范畴。

         眼前的氤氲叆叇,布莱克无法描述他所看到的,却发现这与他所想起的那些混混沌沌的事情有些像——只是笼统的概述,分不清,什么也分不清。

         他不想醒来,他不想再面对那空白的、空白得彻彻底底的墙壁和被罩,也不想再闻到那刺鼻的、仿佛能麻痹神经末梢的消毒水的气味。

        一睁眼他又什么也没有了。

        果然,无论如何他还是要醒来的,即使他多不情愿。睁开眼,世界果真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但让他有些惊讶的是,窗外好像有些什么东西?

         布莱克强撑着挪到窗台旁,他终于看清了——那是一只白鸽,就是他梦到的那只,它昨天刚来拜访过自己。

        白鸽用金黄的喙轻轻扣了扣窗户,布莱克立即领会了意思,打开了窗。白鸽扑扇着翅膀飞了进来,这时布莱克看到了他脚爪里的一枝紫雾般的花,颠簸途中几片单薄的花瓣被抖落下来。

         白鸽把花插进床头的玻璃花瓶里——这样一来那里就有两枝花了。白鸽抬翅理了理羽毛后,把身子陷进柔软的枕头里,摆出一副慵懒姿态。

         “你来了。”布莱克没怎么介意这位小客人占领了自己枕头的恣意嚣张。他关好窗户,回到床上坐下。

        白鸽抖擞抖擞毛,咕咕地轻唤两声,把小脑袋整个沉进枕头里。

         “你还真是自来熟啊。”布莱克觉得白鸽这雀占鸠巢的行为挺好笑,好像它们已经熟络到这种程度了。

         白鸽听闻,歪了歪小脑袋,悄悄地睁开眼,揣摩揣摩布莱克的脸色,确认他没有生气后,倒是表现得更加飞扬跋扈了。

         布莱克看着展开翅膀把枕头整个拢住的白鸽,完全生不起气来。这算什么?恃宠而骄?

          一整天布莱克都没什么精神,也许是身体虚弱的缘故,总之他没有任何兴致。他本想闭目养神,却发现自己睡意全无。

         白鸽好像也很疲惫,一直蜷在枕头里,时不时还抖一下翅膀。

         天黑了布莱克就睡觉,洗漱完毕后看向霸占着自己枕头的白鸽,也没说什么,索性不枕枕头了,只是稍微有些别扭。

        医院的病床床垫很硬,躺上去就像躺在平木板上 但是这对于时刻腰板都挺直的布莱克来说不难接受。他感觉像是松了一口气,白日里在躯壳内随意游荡的灵魂变得极其沉重,极速坠入海底。

        放弃挣扎,布莱克任由彻骨的寒意蔓延至四肢百骸。他很快就睡着了,做梦前隐隐约约地想起了什么——不过也只是溺水者失去意识前眼角掠过的一撇浮光罢了,一抹转瞬即逝的、淡弱的微明,是照不到海底的。
丑陋肮脏的深水鱼是照不到阳光的,无论它们多么渴求得到光明的救赎。也许有时能窥见一抹极其珍贵的浮光,便挣扎着想要抓住那渺茫的希望,结局却是痛苦而悲哀地死去,尸体永远沉进黑暗的深渊。

         这就是因妄图亵渎光明的惩罚。太残酷了,还不如一点希望也不给它。

         行了,睡吧,这起码是逃避现实的好办法。梦境可比那潦草粗陋的现实精美得多。

         他听到什么东西划开空气的声音,然后沉沉睡去。

        布莱克看到那棵蓝花楹时,目光滞留了片刻,脑内杂碎零散的思绪拼凑在一起,一时间有种百感交集的恍惚,却得不到抒解,只好把这憋在心里。 

        空气中渗透出阳光温暖的味道,还混夹着清新的花香——似乎有些安神的作用。

         “来啦。”白鸽笑眯眯地看着他,“快坐吧。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憋了一天了。”

          布莱克坐下,这次离白鸽要近得多。

          “我发现,找到了自己的树真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了。”白鸽继续装饰那个昨天未完工的花环,“我也不会感到无聊了,因为我时时刻刻都在挂念他,还哪有闲暇去管别的事呢?”

         “嗯,是挺好的。”布莱克应和着白鸽的笑。

         这大概是一年中最舒服、最惬意的时候了:阳光的温度刚刚好,不会闷热到让人感到烦燥;风的温度刚刚好,不会清冷到让人感到悲戚;花香也刚刚好,天也蓝得刚刚好……

         身旁白鸽的笑容也恰到好处:甜而不腻。

         如果可以,布莱克愿意永远呆在这里,他一点也不在意景物的单调和颜色的寂寥,也许他追求的就是这样的生活。

         对布莱克来说,他活得很僵硬。他忘了自己所追求的和能强撑着自己苟延残喘的信念,他也忘了自己评判是非对错的准则和自己存在的意义。生活就是这样,外表富丽堂皇,人人称赞这绫罗绸缎的美丽,但是只有自己知道那不过是褴褛的片段,到处都是伤疤般的豁口,连稍微缝补一下的心情也没有。

         所以他需要这样的生活方式,他需要这样一树永远不会凋零的花和这样一只永远不会飞离他的白鸽。也许别人喜欢的是莺歌燕舞、蜂环蝶绕的景象,但布莱克可没那么浮躁,他的要求很简单——陪着他,这样就好。

          但是又有谁能给他这般真挚的承诺呢?

          “我现在越来越觉得你很重要了。”白鸽调整着花环,在这里插上几朵花,在那里掐掉几根枝,忙得不亦乐乎,“你已经重要到能影响我的生活了——啊,不只是这样,你都改变我的想法了。”

         “原来我不怎么喜欢海,因为我是白鸽而不是海燕,海不能为我提供食物或居所,海水也太过寒冷。但是因为你的眼睛是海水般湛蓝的,所以我会对海有些改观:我会喜欢上蔚蓝的海洋,当我飞过大海时,我会愉快地追逐浪花,或是用翅膀划破水面,我绝对乐意为之。”

         “还有黑色,你黑色的衣服和头发能让我联想到静默的黑夜。我原来讨厌黑夜,因为它太寂寞了、太安静了,它总能逼迫我们这些畏缩者想起自己悲哀的宿命。但是因为你,我会对黑夜产生好感。我会爱上黑夜里婆娑的月影和璀璨的星辰,我会为黑夜谱写赞歌。”

         “所以说啊,这些根深蒂固的想法也会被改变呢。”白鸽抬头,笑容春风般拂煦。

         “无可否认。”布莱克哑然失笑。

         “你别这么老实啊,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不然就随意附和几句……虽然咱们才认识了两三天,不过关系也算挺熟了吧?”白鸽嘟嘟嘴,笑容中隐藏着期待。

         “呵呵呵,”布莱克是真被逗笑了,倒不是因为白鸽那套“认识两三天就算熟人”的理论,而是因为他感到了白鸽想要和自己发展关系的迫切心情。

         这是准备发展到什么地步呢?

         “嗯……你的发色让我想到雪。冬天的雪,和你这头发的颜色一样纯净。”布莱克吹掉落在白鸽头上的紫花瓣,惹得对方有些脸红。

         “谢,谢谢。”白鸽自然是很高兴能听到这样的夸赞的,尤其是从布莱克口中说出的,“现在还没到下雪的时候哦。虽然在梦里我能呼风唤雨,但是还是要遵循季节变化的规律,等待才是最有意思的嘛。”

         “所以啊,请一定,陪我等到下雪的季节吧。”白鸽笑着,期待着答音。

         “好。”一个字,言简意赅,可这次白鸽可没觉得布莱克在敷衍。

         他相信,布莱克还和以前一样,答应过的事就绝不会违约。

         他也一直相信,布莱克就是他绝对的仰仗、绝对的光芒。
 
         对于布莱克来说也是这样的,卡修斯在他新的生活中扮演重要的角色。现在布莱克已经对能否真实地触摸到那光亮已经不怎么在意了,只要远远地看着就够了,永远要记得知足。

         他追逐的光,只要能让他觉得这世界还是温暖的,就行了。

         又一段安静的、浸满花香的时光流走。这段时间里布莱克什么也没想,思绪总是被点在他额头上的蹁跹荧光扰乱。他闭着眼,摸索着木制长椅上有些细小的纹路,悠闲自得。期间他听到卡修斯断断续续的歌声,有点像万籁俱寂时水面荡起涟漪的声音,又像是风从树林里吹过时的声音,还有海浪拍在岸滩上的声音。

          “你在唱什么?”布莱克问。

          “唱的当然是鸟儿的歌,是赞颂我的家乡的歌,但要是你喜欢,这就是给你的赞歌。”白鸽边想边说,期间齿缝中还挤出几个支离破碎的音节。

          “……”布莱克觉得后半句话实在是有些随意。

          “我不知道你对家的定义是什么,我认为有树的地方就是家。”白鸽哼唱着回答,“它他能为我遮风挡雨,所以他值得我信任,值得我把美好的记忆存放在那里。因为那里能引起我的回忆,所以我会珍视那棵树,他也就成了我的家。”

         “我的想法造就了我的不幸。我的回忆始终跟我的树绑定在一起,因为那段时光里有我和我的树。所以当他被战火焚毁时,我发现我犯了个多么愚蠢却理所应当的错误。”白鸽停了一会儿,似乎正努力回忆着接下来的歌词,“这个错误谁都会犯,而且犯过错的仍死命不改。我的树消失了,但记忆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子里。当我想回忆往事时,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他——我终于发现,现在我连完整的、只属于我的记忆都没权利拥有了。”

         白鸽扭头看向布莱克,目光绕过他飘向身后的蓝花楹,他的目光融进了那缭绕的花雾,也变成无界限的气体了。

         “你知道那种感觉吗?他带着我的那一份离开,留下我一个看守着过往,期盼着未来。”这句话是白鸽唱出来的,歌声颤抖得一塌糊涂,布莱克想了很久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布莱克当然不知道,无论他心思多么细腻多么敏感,他都永远不会知道。因为只有感同身受在能引起真正的共鸣,但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自己连看守过往的资格都没有。他也没有出言安慰,因为无论投入多少情感,也只是以旁观者的姿态变相地冷嘲热讽——他没有资格安慰他,因为他体会不到那样的孤独。

         “你不知道吧……”白鸽说,“我希望你永远不要有机会体会这种感受,我希望你身边的人永远陪着你,和你共同创造再共同珍藏美好的回忆。”

         “也请你不要离开我。我选择再次犯错,但求求你,不要再给我重蹈覆辙的机会了,我觉得自己碰上一次已经很倒霉了。”

          “我对这个世界很温柔,我希望我也能得到温柔的馈赠。”

          “所以我碰到了你,这是件好事,但如果这是神对我的考验,考验我有没有牢记教训、不再犯这种低级错误的话,显然我辜负了神的期待。”

          “我更希望你是我应得的礼物,所以,请你别离开我,陪着我,我的要求一点儿也不过分,只要你能一直在我身边我就很满足。”

         “请你答应我……”白鸽像完成任务一般唱完了这些话,声音抖得不成样子。他也不用再躲避布莱克的目光了,看向布莱克,眼神中充满了有些低声下气的请求。平常他的眼睛里绝对不会沾染这样的色彩,他的眼里只有温柔与坚毅。

         “当然可以。”布莱克依旧从容的说道,他很少把自己的真实情感裸露在外,这是习惯,可这却解释不了为什么布莱克的嘴角有些颤抖。

         “什么?”白鸽脑子一炸,太阳穴嗡嗡地响,感觉自己心里那自以为坚不可摧的壁垒瞬间坍塌,白鸽突然就憋不住泪了——当然,他强忍着没有哭。

         “我说,你的请求,我全部接受。”布莱克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

         白鸽眼框一酸,终于是再也撑不住了。

         他等的就是这句话,这就代表他的树接纳了他,也代表他有家了。他不用再在雨天里淋着雨独自回忆过往,为那棵死去的树而叹息了、而抱怨命运的不公。

         因为神把布莱克送到了他身边。

         白鸽像上次一样把头埋在了布莱克的颈窝里,布莱克像上一次一样给了他坚实的依靠。

         那是布莱克睡醒前最后的记忆片段,也是他记得最清楚的一部分。

        后来他的小白鸽真的变成了小白鸽,飞进了那棵蓝花楹里去。


…………………………………………………………………………………………

这篇实在是没什么打动人的地方,极其失败,前后矛盾不说还结尾仓促,但是我把好东西全留给了下一章!(真诚)

关于蓝色和黑色那一块是看到《小王子》里小狐狸说的话后找到的感觉,强烈推荐《小王子》!太好看乐!!

白鸽唱的歌的具体描写可以看看给卡的生贺《夜歌》,是一样的歌

谢谢包容了🙏🙏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