歆怀荣耀则战无不胜

请不要站内站外转载,谢谢

大家好,我似甜饼骑士歆羡!!!!!
希望能带给大家像童话一样温柔美好滴故事!!

【赛尔号】【卡莱卡】白鸽楹梦⑵

嘿,这里是歆羨(ˊ˘ˋ*)♡

接上一篇  http://adore-admire.lofter.com/post/1ea22a83_ed55c1c

食用说明:

⊙写着写着就有些偏向莱修了(顶锅盖),所以把cp改成了卡莱卡

⊙还挺甜?

⊙ooc预警!(顶锅盖)

⊙相比上篇语言直白的多了,几乎没有隐藏含义

祝客官食用愉快!

 

        “你说你梦到了一只白鸽?”雷伊疑惑。

         “算是,那是一位白衣白发的少年,自称‘白鸽’。”布莱克说着,用下巴示意雷伊去看他床头上正在缓慢踱步的白鸽。

        雷伊抬头,目光聚焦在白鸽圆溜溜的蓝色眼睛时,呼吸一滞。因为那双眼睛太熟悉了,眼中跃动的灵韵是认识他的人永远也忘不了的,哪怕只是一面之交。

         “恐怕我没法帮你分析,我不记得我认识白头发的人。”雷伊深吸一口气,用手揉了揉将要炸裂的太阳穴,企图掩饰自己震惊的情绪。

        徒劳。

       那灵魂不应该被安葬在墓园里,接受仰慕者的哀悼吗?为何甘愿只能屈身居于一只普普通通的白鸽体内,这样被囚禁般度过接下来的万年时光?

        答案是很明显的。

       就像他告诉自己的:他放不下布莱克。

        “失陪了。”言多必失,能瞒还是多瞒一会更好,雷伊走出病房,沉重的心跳声压过了脚步声。

        布莱克对这样的答复很不满意,他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他知道,白鸽肯定是对自己很重要的人,但究竟是谁,他实在是不记得了。

        他把所有事情都忘了,他根本不记得自己是否正在苦苦等待着一只迷途鸟,他也不记得自己是布莱克,更不记得什么是战神联盟。一切在他脑海中都是极其朦胧的印象,看不清明晰的轮廓。

        到现在,记忆还没有要复苏的趋势。他是谁,他的过去,他的责任这些都是雷伊和盖亚讲给他的。他就任凭他人把这些模糊的概念填进他的脑子里,懒得再做任何挣扎。

        连自己是谁这种事都要由他人告知,自己没有一点掌控的权利,让布莱克有一种挫败感,但这还不至于让他感到愁闷。

        他现在作息倒是很规律,天黑了就熄灯睡觉,因为实在是没有什么让他感兴趣的或是挂念的事。与睁眼看着白得晃眼的墙壁相比,他更想早些睡觉——因为梦还是挺有意思的。

        他希望今天还能梦到紫色的树和白鸽,布莱克有些重要的事要问他。

        半梦半醒间他听到翅膀扇动的轻微声音,越来越远。

  

        果然他梦到了。

        紫雾般的一树花,无界限无拘束地向远处弥漫。白鸽坐在长椅上朝他挥手,微风拂煦,吹下薄霭般花簇的一层轻絮,飘飘扬扬地落在了白鸽被春曦濯洗成金黄色的头发上。

        “快来吧。”白鸽说,眼角蕴藏着笑意 。

         布莱克坐到了长椅的另一头。

        “你离这么远干什么?”白鸽也没怎么在意对方刻意保持的距离,往他那边挪了挪。

        “白天有只白鸽一直在我床边陪着我,那是你吗?”布莱克问道。

        “谁知道呢。”白鸽笑颜依旧,并没有给出准确的答复。他弯腰捡起一枝花,掰弄着检测枝条的柔韧程度,“我想给你做一个花环,你戴花环肯定很好看……”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布莱克讨厌这样遮遮掩掩的回答。

         “我可不知道。”卡修斯仍专注于手中的花枝,他摘除多余的花骨朵,留下最娉婷的几朵,“我只是一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白鸽,你可不能苛求一只白鸽知道那么多事情。”

         “不,那绝对是你,只有你有那样好看的眼睛。”布莱克很肯定的说,只有面前白鸽的眼中装着那般蔚蓝的海洋。

        “哦?”白鸽停下手中的活,目光轻盈地飘向布莱克,定格。此刻白鸽的眼里全是欢喜,满得几乎要溢出来。

         布莱克呼吸一滞,火气都被这暖风般目光理顺没了。面前的少年笑起来实在是太好看了,像素馨花瓣般恬静而淡雅。很熟悉,布莱克觉得自己好像见过这样的笑,如果没见过,他也一定嗅过这般清冽的花香。

        什么时候呢?布莱克不记得了,只记得他曾经看到过——那笑容温暖得像是要融进阳光里,那灿若朝霞的眸中闪着金晖。

        布莱克觉得自己的思绪也晕染开去,弥散着融进阳光里。

        很长一段时间,布莱克的目光都聚焦在白鸽脸上,白鸽也只是安静地看着布莱克。时间在布莱克没有察觉时缓慢流淌,他渐循渐进地想起了很多:

        公园里摇摇摆摆地踱着步的白胖的鸽子,弯弯曲曲的卵石铺成的小路,朦朦胧胧的一树薄霭般的紫花……

        还有……还有春天里清幽的花香, 鸽子飞起抢食时翅膀扑棱棱的声音,风从花簇间挤过时悉悉索索的碎响……

         跟梦里的这一切都那么相像。

         他发了很久很久的呆,全然没有发现面前少年的目光也被冲散了,流远了。

        布莱克很久很久后才回过神来,他看到白鸽湿润的眼眶和嘴角牵强的笑,面前少年情绪的转变让布莱克有些疑惑。他才发现,白鸽的眼神是那么痴迷——或者说是贪婪,他的目光严严实实地笼在自己身上,不放过一分一毫,他反反复复一遍又一遍地描摹着自己的脸,勾勒着自己身形的轮廓线,完全没有对重复的工作感到腻烦,一点也没有。

         “你这是怎么了?”布莱克轻声问。

         “啊?”白鸽这才收束了他涣散的目光,有些愣神。

         “你是……哭了吗?”布莱克伸手想帮他把泪渍擦掉。

         “没事,”白鸽把身子往后缩了缩,自己擦了擦眼角,“我只是想起那棵老树了,他以前经常夸我的眼睛好看……”

         “你刚才发了那么久的呆,在想什么呢?”白鸽揉揉脸,又扯起了那花儿般素馨的笑容,只是脸上的神采有些黯淡。

        布莱克把刚才自己想到的事都说了出来,他说了白鸽、花香和风声。他的话语里没有感情的波澜,只是单纯地把事情叙述清楚,他认为这就是与别人沟通的意义所在。

        布莱克皱着眉,他在思考可以用哪些形容词把他描述的事物修饰得更具体些,他把很大一部分的注意力用在这上面里,全然没有顾及身旁的白鸽。

        他讲完了,发现听众没有什么反应,便回头去看。

        他被吓到了。他看见白鸽满脸都是泪,嘴角却噙着笑。

        布莱克说不出那是怎样的震撼。他好像看到过伤心到极点的哭,那哭相都是极其恐怖的,如同被悲伤撕裂般狰狞扭曲;他也看到过高兴到极点的笑,那笑容必定是璨若星辰,极具感染力;他还看到过哭泣时的强颜欢笑,但是那嘴角脆弱得仿佛一触既碎的弧度会随抽噎而缩瑟着颤抖;他还看到过强挤的泪水,但是那虚假的表象只能勉强博得他人的同情……

        但是他从未看到过这样的表情,这不属于以上的任何一种情况。他哭得真实,笑容也真实得不容置疑,而且相当平静。就像是平静的湖面突然激起了一圈涟漪,但这不能成为观景时的聚焦点,因为注意力总会放在澄明的湖水上。

        像是垂下的柔软的柳条轻抚过水面扫出一道淡痕,或是鸽子飞过时洁白羽翼划开一声细响,没有什么可在意的,因为这微不足道的变化发生后,水面会重归平静,空气会再恢安谧。

        但是真的是这样的吗?

        那只是站在观赏者的角度上看到的吧?

        “啊……抱歉啊,在你面前出丑了……”白鸽这才注意到布莱克的目光,胡乱擦了擦满脸的泪,结果搓的眼睛生疼,“我可以借你的肩膀用用吗?虽然这样说挺冒昧……”

        “嗯,可以。”布莱克没有拒绝。在他想起的那一点点事情里,包括自己很讨厌哭。大概是因为自己讨厌懦弱而且只知道退缩的人,或是自己压根没把哭泣当做一种合理的宣泄情绪和解决问题的方式。总之,他不喜欢。

        但是他却没有对面前的少年产生任何厌烦的情绪,只是想尽自己所能安慰这只在寒风中缩瑟的白鸽。

        白鸽又使劲地把泪抹干,然后把头栽进了布莱克的颈窝里。

        布莱克身体一僵,他本能地对这亲密的肢体接触感到抗拒,却克制住了把面前少年推开的想法——因为他看到了白鸽同样紧绷着的肩膀。

         “你没想起别的吗?”闷闷的声音就在布莱克的耳畔响起。

         “暂时没有。”布莱克深呼吸一口,试图从心理上接纳这少年,但是想要在那狭窄的心房里挪出为他挪出容身之所可不容易。

         “哦……”白鸽声音有气无力的,显然对这答案不怎么满意。

         “我要问你一个问题:我想知道你的名字是什么?”布莱克问着,尝试把注意力移开,转到那一树的紫花上。

         “不,我可不用告诉你。我只是一只普通的白鸽罢了,今后你还会遇到很多只白鸽,肯定会有谁成为比我更重要的那一只,你有的是时间仔细挑选,何必执着于我呢?”白鸽的声音平静没有波澜。

         “可是现在我选中了你,你算是很重要了。”布莱克敛眸,沉声说。这完全没有煽动气氛的意思,他可学不会那些造作的话,但是白鸽对他来说肯定很重要——这是在他的潜意识里根深蒂固的认知。

         “哦?”白鸽猛地抬起头,鼻尖似无意地蹭过布莱克地脸颊。仅仅是一个字,却能很清晰地听出语调惊喜地上扬,相同的,白鸽眼中浸满了欢喜,几乎要溢出来。

        果然,令人赏心悦目的还是那澄澈明净的湖水。即使曾被阴霾笼罩,也总会被温柔的风扫尽的吧?

        “那我也不告诉你!”白鸽轻巧地笑笑,笑颊粲然。

        布莱克对这样的答复感到很无奈。但是很喜欢白鸽的笑,也的确受到些许感染,他感到有那么点儿开心。所以他只是轻轻地笑笑,没有再为白鸽的名字而纠结。

         “那你可以告诉我这棵树的名字吗?”布莱克问出了另一件他很想知道的事。

         “啊,这个呀,告诉你也无妨。”白鸽笑着眯眯眼,郑重其事地把嘴凑到布莱克耳边,布莱克也没躲闪。




















          “蓝花楹。”

—————————————————————————

这3000来字肝得力不从心,没有写出我想要的效果。我想把细微的感情变化藏进字里行间来着,却挖了个贼深的坑把它们埋进去填好土还理得平整得不留任何痕迹(摊)

因为我精力有限,马上就一模了,不可能肝出很长的篇幅。这就不可能用时间磨出细腻的、逐步积累的感情了(况且我也写不出来),就只好用词藻把这篇装点得尽量精致些,堆砌得尽量像模像样些。我也就这么咸鱼了。

关于哭的描写我是存了私心的,想看卡子哭,所以喂给自己粮(顶锅盖)。但是在我心里,卡子是伪装得极其坚强的,即使受伤流血他都不会哭,因为他不会向别人展示自己的软弱,不可能。

顺便科普一下蓝花楹,也就是“白鸽楹梦”中的“楹”。相当好看,就像樱花一样满树的花,有兴趣的话可以搜搜图片。

好啦,就这样!谢谢食用!

顺便请问为什么超连接无效啊0_o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