歆怀荣耀则战无不胜

请不要站内站外转载,谢谢

大家好,我似甜饼骑士歆羡!!!!!
希望能带给大家像童话一样温柔美好滴故事!!

【赛尔号】【卡莱卡】白鸽楹梦⑴

嘿!这里是歆羨(ˊ˘ˋ*)♡

食用说明:

●这不是啥小甜饼,这就是把长刀……

●童话风,但是没写出这种感觉……

●ooc我的锅

●不是很长的一篇但是隐含的意思挺多的,白鸽的话大多有两层意思

那么食用愉快!

       

 
       布莱克做了个梦。他很少做梦,做这样真实的梦更是难得。

        他梦见一棵树,树上好像披挂着紫色的顺滑而细腻的绸缎,随着风漾起褶皱;又像是笼罩着浅薄的紫雾,一阵风就能把他吹散了。

        这树的样子让他感到很熟悉,却又是云里雾里的朦胧。

        树下有一条木质长椅,这种长椅在公园里随处可见,上面落满了厚厚的层层叠叠的花瓣,像是紫色的柔软的坐垫。

        树下还做着个白衣白发的少年,看向他的目光宁静安然。

 

      “你是谁?”布莱克想不出谁能重要到出现在自己的梦里。

       “我啊……我是位流离失所的漂泊者,或是正在寻找避风港的鸟。”少年说话时,微风撩起了他的衣角。他看向布莱克的目光依然恬淡,没有被卷裹着花瓣的风吹散分毫。

       “嗯?”布莱克没有理解,在他的印象里,自我介绍的程序应该是先直白地介绍姓名。

       “这棵树很漂亮,所以我准备栖息于此。”少年说话时移开了饱含眷恋的目光,仰头看向朦胧的紫雾。

       “这是种比喻吗?”面前的少年可没有身披纤细柔韧的羽毛。

        少年没有应答,嘴角漾起涟漪,水波迟迟没有被抚平。

       “你认为我是,我就是。”

       “那你或许是只白鸽。”面前少年有着鸟羽般柔顺的白发,恬静的目光像白鸽一样驯良。

       “啊……可以这样理解。你愿意把我当成白鸽,我就会向你展现白鸽的姿态,随你所愿。毕竟这棵树是你的树,这个梦是你的梦,一切都该迎合你的心意。”白鸽的神情相当随和。

       “那‘流离失所的漂泊者’该如何解释?”布莱克不喜欢这般隐晦的答案,对方像是在刻意避讳些什么,说的都是模棱两可的话。

       “我失去了我的仰仗与依靠……我最喜欢的那棵树被战火焚毁了,所以我只好流浪。”白鸽儿眯缝着眼看向布莱克,两手漫不经心搓捻地着紫色的花瓣,“我的身体也被烧成了灰烬,所以我现在只算是漂泊的灵魂。”

        白鸽的眼睛是蓝色的,犹如蔚蓝而深邃的海,这片海浸着淡淡的哀愁。

       “你以后要留在这里吗?”布莱克问。

       “啊,是的。我倒不需要筑巢,因为有这样的一棵树就足够了,他能帮我遮挡风雨,撑出一片荫蔽。有树的陪伴,我会生活得很惬意的。”白鸽的语调变得轻快起来,他似乎因找到了舒适的住所而感到很高兴。

       “你不会想念死去的树吗?”布莱克问。

       “会,当然会,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他,可他肯定不希望看到我沉浸于悲伤中。我总会再遇到他的,比如说此时此刻。”白鸽的话里带了些试探的意味。

        “嗯?”

        “是的,我不会抛下他的,他会感到寂寞的。”白鸽耸耸肩,用手掌拢住了那片柔弱的花瓣。

        “当你喜欢上一棵树后,你时时刻刻都在惦记着他,挂念着他。他也一定不会辜负你的,他会把自己照顾得很好,因为他可不舍得让你总是牵肠挂肚的。”白鸽把花瓣捧到嘴前,用力吹了一口气,花瓣被吹出却又旋转着落回他脚边。

        “你看啊,就像这花瓣一样,兜兜转转后还是回来到了我身边。”白鸽捡起花瓣,又兴趣盎然地将它吹了出去。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布莱克皱皱眉,感觉面前的少年神神道道的。

       “我就知道你会感到很奇怪。”白鸽笑吟吟地说,“可能是我太高兴了,所以说得很没条理。”

        布莱克没有再问问题,因为得到的都是些乱七八糟的答案。

       “鸟可是会飞的。”白鸽往布莱克身边挪了挪,揉了揉脸,然后用手轻轻扫掉长椅上的花瓣,“无论路途多么遥远,它都会飞回家,因为家里有它的树在等着他。”

       “嗯……”布莱克敷衍着。

       “你有没有在等着哪只迷途鸟?”白鸽侧头盯住布莱克,眼中好像闪着熠熠星光,却装作漫不经心地问到。

       “嗯?”布莱克很疑惑,他反复咀嚼着这句无厘头的话的意思。

       “没有吗?”白鸽抿抿嘴,神色有些黯淡。

 
      “我不懂你的意思。”布莱克没悟出其中的意味。

       “哎……真是的。”白鸽整个人都像泄了气一样,摊在长椅上。他的眼睛里的神采转瞬即逝,好像是勉强支撑出的笑脸也垮塌殆尽,露出疲态。

       “……”布莱克觉得刚才自己好像辜负了面前人殷切的期待,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弥补自己的过失。

       “鸟儿还记得他的树和回家的路,他最爱的树却把他忘了……”白鸽调整着表情,企图用笑意掩饰眼底的波澜。

       “我好累啊……”白鸽轻笑,喉咙中塞满了苦涩,声音倒灌进肚子里。

        “我真的累了好久好久了……每天都非常辛苦。”白鸽闭上眼,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耳边簌簌的风声上,“本来我可以休息了,但我还是要继续忙活……”

        “我放不下他啊,我怎么能留下他一个人呢?他会很寂寞的……这让我怎么放的下心呢?”熹微的晨光细细碎碎地撒在白鸽恬静的脸上,将他萦绕在嘴角的缱绻笑意抹淡。

        它的笑被风儿吹散。

       “可是我的树把我忘了,这样我就再没法当一只归林鸟了。”白鸽没有再支撑起笑脸的力气了,他疲倦地闭上眼。

       “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声音里是遮盖不住的悲凉。

        这是布莱克在梦里听到的最后一句话,然后少年就真的变成了一只白鸽,扑扇着他美丽的覆满白羽的翅膀飞走了,飞进了太阳里。

 

        当布莱克在惊诧中醒来时,他的眼睛还无法聚焦,只在一片朦胧中看到一团晕染开来的白色。

        那是……那是一只白鸽吗?
    

        布莱克赶紧揉揉眼,定睛看去。

        啊,是的,这的确是一只白鸽,它的嘴里还衔着一枝长势极好的花,花朵是绸缎般顺滑的紫色。

         白鸽扑扇着翅膀,从打开的窗户中飞了进来,落在病床上,轻轻把花枝放在布莱克手边。然后他停在了床头上,就像回到安谧的森林里。

——————————————————————

最后的碎碎念:

其实我是想写到这就算完的,这样的结局其实也蛮有意思的,但是抓住了个脑洞就想继续写下去。

其实白鸽就是卡修斯,这个应该一眼就看出来了吧。其实用白鸽代替卡修斯是有原因的,就请期待中篇和下篇吧√

这一篇就是想写出一种感觉,这个感觉真的很难描述啊我也说不清到底是啥感觉但是就凭着感觉写(贼尴尬),至少每一句话都是精心设计的,看起来挺幼稚但是都有其他意思这也应该也很容易就想到了,我觉得你们都超级聪明!

这对的设定现在看有些不明所以然,但是往后就通顺了√

总之谢谢食用(ˊ˘ˋ*)♡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