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然歆羡

请不要站内站外转载,谢谢

大家好,我似甜饼骑士歆羡!!!!!
希望能成为怀特的奶油河!!!!!!
希望能带给大家像童话一样温柔美好滴故事!!

【赛尔号】【卡修斯生贺】夜歌

这里是歆羨❤

超想给卡修斯写生贺,但是昨天脑洞枯竭肝了半点也没码出点有营养的东西,今天总算是找到感觉了!

就算是迟到的生贺我也照样爱你!!!

食用说明:

●没有明确的cp,可能偏向卡莱

●时间线为虚构



        卡修斯十二岁生日那天,他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一位提着灯的老人,他皲裂的手颤抖着,引得火苗也轻轻摇曳着,明灭间映照着老人布满皱纹的脸。

        卡修斯依稀记得,那是一张瘦削、枯槁的脸。老人的表情晦涩难辨,眼睛如干涸的老井般深邃。

         老人身板很硬朗,他的手紧紧握住卡修斯,手掌的温度让卡修斯感到极其温暖,他一直期待着有人会毫无顾忌地、坚定地握住自己的手,面前的老人显然没有在意自己“诅咒之子”的身份。

         暖橘色的火光照亮了前行的路,也照暖了卡修斯的脸。迸溅的火花,揉散了他的目光,他便在半梦半醒间跟随着跃动的火花向前走去。

         山路是很难走的,歪斜的月光照在崎岖的路上,凉得让卡修斯心寒。老人在低声哼唱,唱得是支离破碎的音节,卡修斯听不懂也听不清。在这如催眠曲般缭绕的旋律中,困倦感如潮水般袭来。

         当他快要睡着时,老人用低沉而嘶哑的声音提醒他到了。

        卡修斯不情愿的睁开眼,看到的是一座巍峨陡峭的山,苍翠欲滴的森林在皎洁的月光下如青烟般袅袅盘旋。

        相当美的景色,但吸引卡修斯的却是周围柔和的能量波动。

       “请问这里是哪儿呢?”

       “炫彩山。”老人的声音里饱含温柔与眷恋,“这是我竭力守护的东西,我希望你接任后能照顾好他。”老人说,“年轻的山神,我祝福你。”

        老人的声音像歌曲般缭绕。

   

         今天是卡修斯17岁生日。

         他带着布莱克回到了怀特星。

         怀特星的精灵们为他准备了隆重的庆典,可年轻的山神却摇摇头说不必如此费心劳神,只收下了一块精巧的糕点。

         大概是他也觉得那样的庆祝只能带给他片刻的喜悦与欢欣,过后他便会抱怨时间过得太快,快到美好的事物稍纵即逝。
 
         所以他要好好珍惜他的怀特星和他的布莱克。

         入夜后,他牵着布莱克的手走在僻静的小路上,清寒的月光衬得夜色极其安谧。

        卡修斯没有提灯,仅借着斑斑驳驳的树影和细细碎碎的月光辨别方向。时间顺着山脚下萦绕的溪水缓慢流淌,冲散了他的目光。

         布莱克安静地跟着他走,没有出声打破他的沉溺。夜神的脚步声本来就轻,完全被山神低声的哼唱掩盖。

         卡修斯的歌声像被堵在喉咙中,挣扎着挤出的不过是些许支离破碎、晦涩难懂的音节,就像是时断时续的呜咽。他曾告诉布莱克,自己从老山神那里学会了这首歌,可是现在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卡修斯曾问过布莱克:你能从这缺损的旋律中听出什么?布莱克答他能听出山势的起伏。卡修斯笑笑,说他能听出夜晚闪烁微颤的星辰、蜿蜒的溪流中婆娑的月影、萤火虫的小灯笼和晕染开来的暖橘色的火光。

         还有在黑夜中弥散的渺远的思绪。

         布莱克认真地听着这首歌,他似乎能看到卡修斯心里摇曳的火苗。

      “到了。”卡修斯停住了脚步,歌声却在山腰上盘旋着回荡。

       “这是哪儿?”

       “炫彩山。”山神笑着说,“怎么样,从这个角度看很美吧?”

        卡修斯看着安静得有些沉寂的炫彩山和山上葳蕤的森林,布莱克看着他水汽氤氲的眼睛中炫彩山模糊的轮廓。

       “很美。”布莱克夸赞到。

        卡修斯点点头,梦呓般又哼起了那首歌。

        “卡修斯,生日快乐。”布莱克柔和的声音与记忆中老人的话语交叠重合在一起。

        “谢谢。”

         卡修斯夹裹着笑意的声音像歌曲般缭绕。

——END——

         卡修斯生日快乐!!我adhsksjjb我爱他!!!
     
         老人就是老山神迪符特,这个应该能猜出来叭

         这篇是新写法的尝试!希望以后自己能表达得更加清晰!!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