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然歆羡

请不要站内站外转载,谢谢

大家好,我似甜饼骑士歆羡!!!!!
希望能成为怀特的奶油河!!!!!!
希望能带给大家像童话一样温柔美好滴故事!!

【Carlis Street】【歆瑟】Kiss you Goodnight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小医生歆羡!(被lof吞了所以重发一遍)

这篇是卡莱黑///街设定的歆羡×迟瑟 @_璇源 ,还有提到伯宁先生和迪总。是自娱自乐的产物。

时间线是歆羡刚搬到卡莱街的时候,与迟瑟认识的时间还不长

我再狂吹一波迟瑟!!她超棒!她是我的小王子!!!

这篇不是一口气写下来的所以不怎么连贯,文笔也稀烂,我超惭愧////

那么下面就开始

………………………………………………………………………………

01

“咯嗒、咯嗒、咯嗒。”

空旷的心理诊所内,齿轮摩擦的声音锋利且锃亮,似乎能撕裂窗外淡薄的星光。歆羡无意识地拨弄着怀表的指针——那个金色的袖珍怀表是特制的,表盘外没有玻璃的保护。褐色指针的位置移动时会发出清澈的金属撞击声,这是他对患者进行浅层催眠的辅助道具。

他此刻正陷在柔软的红色躺椅上,那本来是为患者准备的。红色,繁盛而腐朽的颜色,激烈地撕扯着室内的压抑气息。这可不是最佳选择,他应该用更加柔和的颜色铺设房间,好让咨询者更容易接受来自医师的心理暗示。但歆羡却执意使用这般浮夸而狂妄的颜色,来攻破他们本就脆弱的心防。

——这可不是他往日的作风。在他还在隔壁街开诊所时,他善用清新素雅的色彩,来平复来访者激动甚至是暴躁的情绪。可现在他却与初衷背道而驰,开始用红色这般偏激的色彩来衬托自己偏执的性格。

是因为什么呢?歆羡轻笑,眼底漾起星光。

已经到了关门时间,诊所的门还开着,像是在期待着谁的到访。歆羡淡金色的眼睛望向门外被高楼束缚着的狭窄星空,仅剩的淡弱星光也被黑夜撕咬着吞噬殆尽。眼角能瞥到火焰浓烈而炙热的颜色,那是桌边正在燃烧的蜡烛,烛光在从门外吹进的冷风中摇曳着,投下斑驳破碎的阴影。这蜡烛也是特制的,滴落的蜡油逸散着能使人心神安定的淡香,因此价格高昂。歆羡很喜欢这蜡烛,因此无论是否有人前来咨询他都会将他点燃。——但是这抹温暖的光亮可不能让伯宁先生看到,因为这位近乎疯狂的光明追求者总会忍不住把手伸向窜跃的火苗,像是虔诚的信徒和贪婪的饕餮一样。

歆羡还在把玩着那块怀表,金属的光泽与火焰的光芒争抢着表盘上的方寸之地。指针旋转时富有规律的“咯嗒”声流出,像是流淌的溪水,象征着流逝的时间。冷风灌进这间落寞的小诊所,门外渺茫的星辰静默地观望着,观望着这条街道辉煌的历史和庸常的世俗。

02

门外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使歆羡戒备起来,但金色眸子中的悸动又被熟练地掩藏,右手悄悄摸上隐匿在阴影里的消声手//枪——这可是来自伯宁先生的友情赞助,他手里枪//械的品质都是最好的。

在这种充满血腥气的地方,怎么也要有个保命的东西啊。
“小医生晚上好!”轻快的声音传来。在听到这声熟悉的问好时歆羡轻松地笑了笑,温和的笑意满盈在眼睛里,也完全没在意此刻表情的“失控”。

他总是这样,精心塑造自己的完美形象,在外人面前扯起一副载满笑意的虚假皮囊。只有在真正的高兴时他才会真正的笑,那种笑会从嘴角悄然褪去,再悄然藏进淡金色的眼瞳中。他笑的时候,目光安静而柔暖,所有厌烦的情绪和催促的意思都会隐去,眼底会泛起波澜,就像是漾起星光。

“晚上好啊。”歆羡笑着回道,往日里清淡的声音难得地温和起来。

从声音能判断出来人是迟瑟,闻名整条街甚至整座城的“空裂信//徒”,连警察都奈何不了的杀//人惯犯。自己因他而搬到这条街,这家伙也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了自己的喜好和品位,比如说,歆羡在认识他后偏执地喜欢上了红色,只因为迟瑟有着鲜血和烈焰般棕红色的短发。

红色,繁盛而腐朽的颜色,是秋日里遍野盛开的枫叶的颜色,非常适合迟瑟,适合他那火一般倨傲的性格。

03

迟瑟今天披着件厚重的青绿色斗篷——那本是咸鱼铺店主的所有物。迟瑟和迪子都拥有棕红的头发和碧蓝的眼睛,有如猩红的火焰和蔚蓝的海洋。

迟瑟一进屋就把目光移向屋角的鸟箱——歆羡知道对方是想逗弄逗弄他养的白鸽。

“它睡了。”歆羡笑着说道,手里还把玩着那块金黄的怀表,但没再让指针发出声响。鸟箱下方的玻璃瓶里插着几枝紫雾般的蓝花楹,这些脱离母体的花枝竟仍然生机蓬勃,绽放出清雅恬淡的花香。

“你为什么不把鸽子装进鸟笼里呢?不怕它飞走吗?”迟瑟回头问,声音放得很轻。他的眼睛最深处流淌着清淡的火焰,那是烛火的倒影,还是被封在冰层里的逐渐凋零的火种呢?

谁知道呢?有谁能猜透空裂信徒的心思?

歆羡眯缝着眼睛,抬起下巴指向那瓶盛开的蓝花楹。“它怎么舍得离开呢?”

迟瑟听罢,眼里闪着若有所思的光,嘴角残留的笑意融进颓淡的夜色里。他棕红的发梢被烛光染成了好看的淡金色,在静默的黑夜中显得格外温暖又格外明亮。

这人安静时的眼睛可真像顺滑的蓝丝绸,歆羡想着,偏过头去用手指描摹着那摇曳的烛火,余光能瞥到蹲在花瓶边轻笑的迟瑟。他散乱的发丝和翕动的睫毛将火光裁得稀碎后,再悉数缝进那对漾起褶皱的蓝眸。

今晚的气氛不错,应该是这蜡烛的功劳吧?它的品质真是不错,能给人带来微醺的陶醉感。果然,迪子老板手里的货都是好东西。歆羡满意地想着,明天去他那里买点香料吧?

“嘿,要喝酒吗?”歆羡笑着提议道。他淡金色的眼瞳里窜过的可不是烛光,而是藏不住的欣喜。

04

红酒搭配蜡烛,颇有番烛光晚餐的味道。

歆羡还是窝在柔软的红色躺椅上,迟瑟在对面的黑沙发上落座。工作桌上只摆着两个盛有红酒的玻璃杯和一只点燃的蜡烛。

“干杯……”歆羡第三次举起酒杯的时候已经开始拖长腔了,这对于一位平日里态度严谨、办事利索的医生来说已算是醉酒的标志。歆羡的酒量还不错,但是这香烛早就把他熏得微醉,不然他还能再喝两杯。

迟瑟的情况明显要好得多。这位老道的杀//手就算有些微醉,经常握刀的右手也能把酒杯端得平稳。他笑着和面前人碰杯,但没有溅出哪怕一滴酒液。

“现在会用枪了吗?”迟瑟晃着酒杯问道,此时他的眼尾熏着柔腻的烛光。他回想起歆羡刚来到卡莱街的时候:这位没有经验的心理医生坐在酒吧没有灯的角落里,淡金色的眼睛如铜镜般明澈,目光却像是伺机而动的猎豹般危险。那时歆羡的手里紧握着一把银色的手术刀,但现在他已经开始拿枪了。当然,枪是从伯宁先生那里得到的。

“会了……我表演给你看哦……”歆羡半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地笑着,唯有那双鎏金般的眼眸被烛光照得闪闪发亮。
听到这句话时,迟瑟的眉头难以察觉地皱了一下:让一个喝醉酒的人拿枪未免也太危险了。随即他警惕地看向一处被阴影笼罩的角落——他刚进门时就看见了藏在那里的手//枪。

但歆羡只是把右手比成了枪的形状,慢慢伸到迟瑟胸前,再用扮作枪杆的食指抵在面前人的心口处,毫无威胁性地“开”了一枪。

这位开//枪者像是小孩子向父母炫耀自己新学到的本领一样,骄傲地问着中弹者:“这一枪的力道怎么样?”

他真的喝醉了,迟瑟边想边笑着点头,像哄小孩子般说:“很厉害嘛。”

“别光说啊……”歆羡微微抬起头,含笑的淡金色眼睛看向面前人轻扬的嘴角。他说着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下唇,柔暖的烛火把这个挑逗的动作映得极具诱惑力。

“我要奖励。”

05

他们交换了一个浅尝辄止的吻。

歆羡在得到对方默许后把头凑过去,却只是蜻蜓点水般用嘴蹭过迟瑟的唇瓣。接着歆羡笑着坐回原位,饶有兴趣地欣赏着面前人的表情。

杀//手挑挑眉,对这位医生的收敛感到很不解。他觉得此刻医生的眼睛像是覆盖着薄冰的深潭,蛰伏着光也隐藏着危险。

但他的眼睛深处到底有什么?有谁知道呢?谁能猜透这位心理医生的心思?当你试图从他那铜镜般的眼睛里发现什么时,收获到的永远只有自己清澈而锃亮的倒影。认识他的人都开玩笑地说,千万不要和歆羡对视,因为那双金色眸子比那他的金怀表还可怕,会让人没知觉地深陷其中。传来传去后,卡来街上的居民都知道了:那位心理医生的杀手锏不是他高超的催眠技术,而是他的眼睛。

歆羡的眼睛里总是藏着很多东西。如果面对着他所信任的人,那么对方就能轻易读懂他的眼睛;可如果面对着他所厌恶的人,那么对方永远看透那层坚冰。

此时,歆羡眼角被烛光照亮的正是消融的冰雪。他用毫无威胁性的目光锁住了迟瑟。经验丰富的杀//手很快便读出了医生眼里的信息,接着他露出了一个高傲而骄纵的笑。

真正稳操胜卷的人到底是谁呢?这两个人还是改不掉伪装自己试探他人的习惯啊。

6

“Goodnight.”

………………………………………………………………………………

对的,是拉灯结局,我超惭愧/////

最近的计划是一篇盖雷小甜饼!我会加油写的!!

谢谢!!

评论

热度(5)